第六百一十九章 登基大典

望温帝国较之宵朔帝国国力更盛,这皇宫更是金碧辉煌,美轮美奂,极尽豪华,今天为了望立仁的新皇登基大典,这儿更是装修满了饰物,大殿外的广场更是搭起了加冕典礼台,一层层台阶足有千道,似乎通天之路一般。去往皇宫的路上,有专门的修士用术法演化出了道道祥瑞现象,就像怒放的铁树银花,盛况空前,这一场引人注目的新皇登基大典尽管是在望温帝国战胜后举行的,但对望温帝国的含义仍旧特殊。望温帝国的大众终究是巴望平和的,张昆在战场上斩杀的都是练气之上的将官,那些先天和天级的战士们战胜屈服后,经过了宵朔帝国的审判,那些曾在战役期间纵火奸污残杀布衣的战士都被斩首示众。剩余仅仅遵守上层指令行事的战士则也连续回到了故乡,在张昆的故意引导下,这些劳绩被算在了三皇子望立仁的身上,因而他很快成了受人敬重拥护的新皇。在皇城一般大众的眼里,正是这位三皇子给两国带去了平和,因而他们之中也再无贰言。皇宫广场内摩肩接踵,济济一堂,除了朝廷官员,皇城大众还有刚被张昆收编进荣浩盟的世家成员们,他们是这个帝国的国家栋梁,他们的呈现也就代表着支撑张昆的决议。不少大皇子和二皇子的支撑者乃是望舒的前朝元老们看到这一幕,全都叹了一口气,抛弃了自己的执念,大势已去,有张昆在这儿压着,他们再也翻不起一点儿风波了。皇宫内歌舞升平,让人目不暇接,张昆带着苏访梦走上远处的百丈高台,那里能仰望整个加冕台,他的方位绝无仅有,是皇宫之中仅有一处高过加冕台的当地,极为高贵!这也标志了张昆的身份,在望立仁之上,这一次的登基大典,与其是为望立仁预备的,不如说是让整个玄月城的理解,谁是这儿真实的主人!张昆在望温帝国的外表身份则是国师,被望立仁敬称一句张师。“咚咚咚!”司设监的官员们开端擂鼓,这次的登基大典乃是礼部一手筹办的,尽管这次的大典来的有些忽然,但仍旧按照礼制进行没有半点差池。皇家供奉们和朝廷官员们排列两旁神态庄重,恭顺无比,在阵阵仙乐之中,九只含有龙血的异兽,拉着车辇慢慢驶入,不时宣布阵阵的兽吼声,增添了几分威仪!“天呐,那是虚丹初期的妖兽碧眼龙血兽,每一只都堪称是妖兽之中的霸主,此刻居然是为新皇拉车!”围观的大众们惊呼连连,他们这辈子都没有见过如此强悍的妖兽。“看来我望温帝国的国力并未受损太多!”不少人点了允许,这对他们来说确实是一个好消息,事实上战役中张昆消除的大都是望温帝国的高层战力,并无影响到这些一般民众的日子。当然这些一般民众不知道的是,张昆向望立仁狠狠地敲诈了一笔,逼他欠下契约,年年都要向宵朔帝国和张昆奉上一笔天价的朝贡。登基大典正式开端,望立仁带领文武百官奉告六合先祖,参拜天坛和太庙,在一道道庄重崇高而又杂乱的典礼之后,一个望温帝国德高望重的老者代表天意宣读诏书,为望立仁加冕帝冠,文武百官对新皇上表贺喜,纷繁拜倒下来山呼万岁。望立仁头戴帝冕,身穿皇袍,走到加冕台的最高处,他的手中拿着一方玉玺,玉玺上绘声绘色地雕琢了一只神龙,那姿态和张昆身边的黄金巨龙一般无二。在无名大陆上,神龙被遍及作为图腾,而神龙占据环绕着一轮新月,那是望温帝国的标志,也是帝国大众日夜朝拜的图腾,是他们的崇奉。这是无名大陆上登基大典最为要害的时间,由于这一步,新皇就要引动玉玺之中的崇奉之力,灌注己身,修成龙体,晋入金丹之境。但这样的典礼必需要先皇死去才干进行,而且新皇要得到千万民众的拥护!金丹乃是常人难以达到之境,很多筑基强者全都卡在了最终关头,不得寸进,为了提升金丹具有悠长的寿数,得到毁天灭地的神力,成为无名大陆上的巅峰强者。而一国的皇者皆是金丹修士,就算登基前不是,也可以在大典之上凭借全国上下的崇奉之力,提升金丹,这枚玉玺之中就包含着民众们铢积寸累强壮的崇奉之力。“轰!”望立仁念动心法,玉玺剧烈抖动了起来,上面雕琢的那一只金龙都似乎是要振翅而飞一般,明月更是宣布洁白的亮光。似乎有人在虚空之中持笔描写,一道道奥妙无穷的银色丝线,上下络绎,相互交错辉映,形成了一幅巨大的阵图。方圆十里内的六合灵气忽然暴动了起来,望温皇宫地点的区域似乎是一个黑洞,不断地吞噬着涌入的灵气。世人皆是感觉到一股芬芳馥郁的灵气动摇掠过皇宫,不少布衣大众都感觉自己的身体一阵轻盈,有什么小病小伤此刻居然直接好了,他们一个个跪俯下来感谢皇恩浩荡!就算是那些练气士们也都不由得宣布了一阵阵赞赏,连他们也还从未才智过如此澎湃的灵气。有些瘦弱的望立仁站在加冕台上,尽管他万分抑制,却仍旧免不了激动无比,这是他人生之中最荣耀的时间,他将在万众瞩目之中登上金丹之境!但是就在此刻,那一股庞然的灵气漂浮到了空中,却并没有像世人想象的那样汇入到望立仁的体内,而是似乎受到了某一种力气的牵引一般慢慢攀升,居然朝着一旁的高台上冲去!张昆脸色轻轻一变,他可以感应到,这一股崇奉之力的方针居然是自己!“发生了什么,这是怎么回事?”世人看到这一幕皆是疑问不解,他们正等待看到一位金丹强者的诞生,却忽然呈现了变故。为望立仁加冕的那位老者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,瞪大了双眼,惊呼道:“此人乃是,真龙气运!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